手机:13602682453  微信号:liuxp51
首 页 关于我们 案例精选 信息动态 理论探讨 侵权纠纷 相册 房产政策 国际贸易 二手房纠纷 一手房纠纷 民间借贷 刑事辩护
刑事辩护
联系我们
传真:86-755-83665896
手机:13602682453
邮箱:1016991963@qq.com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上步南路上步大厦15F-G
刑事辩护
被指控走私制毒物品48公斤仅获刑5年
Time:2019-06-08 09:07:03

 

案情简介:

公诉机关指控,2017年间,被告人贺魏与在新西兰的邹某(在逃)联系密谋,由贺魏在国内运输麻黄碱出境。2018年3月中旬,另一犯罪嫌疑人(姓名不详,在逃)将一袋麻黄碱交由贺魏保管,后贺魏又将麻黄碱交“阿炳”(姓名不详,在逃)。尔后,“阿炳”将麻黄碱装入监控摄像头内藏匿,封箱包装并提供收货人地址等,交贺魏邮寄,贺魏通过福清市龙田镇的某快运公司寄递至广州。018年4月30日,贺魏在福建省福清市某物流公司通过邮寄装有麻黄碱的摄像头,后该包裹在深圳被公安机关查获,公安机关的18盒摄像头内藏匿麻黄碱共5931克。2018年5月15日,公安机关在福建省福清市龙田镇将贺魏抓获,在其住处缴获麻黄碱255 1 5.4克。另,2018年5月4日,深圳海关缉私分局查获准备出境的18牛摄像头内藏有18包麻黄碱,净重5129.12克,该货单为被告人贺魏2018年4月24日在福清市某物流公司邮寄的物品。贺魏家属委托刘信平律师作为其辩护律师。

刘律师认为:1、在贺魏家中查获的缴获麻黄碱25515.4克属犯罪预备,贺魏走私麻黄碱不满25千克,应当按情节严重的情况来量刑,不应按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况来量刑;2、贺魏主动供述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系初犯、偶犯,恳请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判决结果:

深圳市宝安法院经审理后判决:一、被告人何为犯走私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二. 扣押的摄像头18个、麻黄碱36574. 52克、OPPO手机1部、人民币9700元,依法予以没收。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受被告贺魏家属的委托,作为贺魏的辩护人,对公诉机关指控的贺魏涉嫌走私制毒物品罪一案,发表一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审议。

一·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没有异议,但本辩护人认为对公诉机关没有对贺魏涉嫌走私制毒物品罪的犯罪形态中,部分属于犯罪预备,部分属于犯罪既遂进行区分。

根据我国刑法的规定和有关的刑法理论,犯罪预备形态是故意犯罪过程中未完成犯罪的一种停止状态,是行为人为实施犯罪而开始创造条件的行为,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着手犯罪实行行为的犯罪停止形态。

这一特征是犯罪预备形态与犯罪未遂形态区别的显著标志。上述两点客观特征,实际上是从客观上为犯罪预备形态限定了一个可以发生的空间范围,起限是行为人必须已经开始实施犯罪的预备行为,终限是行为人着手犯罪实行行为之前。

行为人已经着手实行犯罪,这是犯罪未遂形态必须具备的特征之一,也是犯罪未遂形态犯罪预备形态相区别的主要标志,因为犯罪未遂形态和犯罪预备形态都是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被迫停止了继续实施犯罪,而未遂犯已着手实行犯罪,但预备犯罪则尚未着手实行犯罪,因而二者区别的关键就在于着手实行犯罪与否。

那么,如何正确地认定着手实行犯罪与否?这可以从多方面加以研究和把握。其中一个非常重要和有效的方法,就是借助犯罪预备行为,从犯罪预备行为与实行行为的区别来正确认定着手实行犯罪与否,因为犯罪的预备和实行是犯罪发展过程中前后相继、紧密相联而无何中间环节的两个阶段,我国刑事立法、司法实践和刑法理论又对犯罪预备的本质和表现形式有所规定和总结。所以,我们可以从预备行为与实行行为区分的角度,即从对预备行为内涵与外延的正确把握上来确定犯罪的着手与否。

其前提是明确预备行为与实行行为在本质和作用上的不同。按照我国刑法的规定和揭示,犯罪预备行为的本质和作用,是为分则犯罪构成行为的实行和犯罪的完成创造便利条件,为其创造现实的可能性,而分则具体犯罪构成中实行行为的本质和作用,则是要直接完成犯罪,要变预备阶段实行和完成犯罪的现实可能性为现实性。

具体到本案,刑法第350条规定的走私制毒物品的着手实行犯罪是指寄递麻黄碱进出境行为。

在本案中,对于贺魏已经寄走的由“阿拼”交给他的、包装好的麻黄碱,应属于犯罪既遂。即在起诉书中认定的11.0602千克(5.931千克+5.12912千克)麻黄碱走私属于犯罪既遂。

第一袋麻黄碱,系2018年5月15日,公安机关将贺魏抓获,在贺魏住处缴获麻黄碱25.5154千克。这25.5154千克麻黄碱是他人交给贺魏,贺魏被要求等通知后交给他人将麻黄碱取走后,然后由他人装入监控摄像头内藏匿,封箱包装并提供收货人地址后,才能交贺魏邮寄到广州。

而贺魏收到这一袋麻黄碱后,还没有接到指示要求交给相关人员装入监控摄像头并包装在纸箱,由其送到物流公司去邮寄(即实施走私出境行为)。因此收到黄麻碱存在家中,只是为了犯罪制造条件的预备行为,但是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即被抓获)而未能着手犯罪实行行为的犯罪停止形态。因此贺魏储存的麻黄碱25.5154千克是处于犯罪预备形态,是为犯罪构成行为的完成创造便利条件,为其创造现实的可能性而已。是由于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着手犯罪实行行为的犯罪停止形态。非实行行为中未遂状态,更不可能是既遂状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14年8月4日)第二十三条之规定: “实施走私犯罪,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犯罪既遂:(一)在海关监管现场被查获的;(二)以虛假申报方式走私,申报行为实施完毕的;(三)以保税货物或者特定减税、免税进口的货物、物品为对象走私,在境内销售的,或者申请核销行为实施完毕的。”因此贺魏储存的麻黄碱25.5154千克,不应认定为既遂状态。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的《关于办理走私、非法买卖麻黄碱类复方制剂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法发〔2012〕12号)第四条规定,“实施本意见规定的行为,符合犯罪预备或者未遂情形的,依照法律规定处罚。”而我国刑法第22条规定: 为了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的,是犯罪预备。对于预备犯,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减轻处罚或者免除处罚。

因此本辩护人认为不应将缴获麻黄碱25.5154千克算既遂犯罪的数量之中,只能算预备犯罪的数量之中。毕竟预备犯罪的主观恶性要比既遂犯罪的主观恶性要轻,造成社会危害结果也轻。恳请法庭考虑本辩护人的上述观点。

另外,《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走私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4〕10号)第8条第1款规定,应属于情节严重的数量标准范围,即11.0602千克不满最高数量标准的5倍(25千克)。因此本案犯罪既遂,计算的数量为11.0602千克,应按属于情节严重的范畴来量刑,不应按情节特别严重的范畴来量刑。

二. 被告贺魏主动供述走私制毒物品罪的犯罪事实,认罪态度较好

被告贺魏在第一次讯问时就主动供述走私制毒物品罪的犯罪事实。在第二次讯问时表示选择“认罪认罚”。本律师受家属委托会见何林后,也与检察官联系,要求律师一起见证贺魏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后来检察官告知其要请假一段时间后再说。等到后来,因检察官办公室换电话,一直与其联系不上。找到其助理时,助理告知已经起诉,案卷已经转到法院,如贺魏要认罪,也可在审判阶段认罪。因此贺魏错过了签署认罪认罚具结书的机会。

综上,恳请法庭考虑贺魏是偶犯、初犯,给予从轻或减轻处罚。

三.被告贺魏家境困难

贺魏父亲年事已高,患有严重高血压(三级)、慢性心力衰竭、糖尿病,且贺魏哥哥患精神病,父母年事已高,家中无人照顾。另外贺魏与妻子已离婚,儿子归贺魏抚养。其子已读小学,也无人照料。

鉴于以上情况,恳请法庭在量刑时也给予人道主义考虑。

 

                   贺魏辩护人:刘信平律师

                        2018年11月27日

 

 

列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深圳房地产专业律师网

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上步南路上步大厦15F-G  邮编:518031 电话:13602682453
 电子邮箱: 1016991963@qq.com Copyright©2005 www.lawgd.com
刘信平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63332号
本网站部分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利于普及法律知识。如您的文章不希望被转载,请联系本网站,我们将及时予以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