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13602682453  微信号:liuxp51
首 页 关于我们 案例精选 信息动态 理论探讨 侵权纠纷 相册 房产政策 国际贸易 二手房纠纷 一手房纠纷 民间借贷 刑事辩护
刑事辩护
联系我们
传真:86-755-83665896
手机:13602682453
邮箱:1016991963@qq.com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上步南路上步大厦15F-G
刑事辩护
被控故意杀人罪,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
Time:2019-06-08 09:11:17

     

案情

2017年10月27日公诉机关指控:被害人段某与罪犯唐某、唐某友(已执行死刑)等人因事结仇。1995年4月8日15时许,被告人蔡某、钟某二人发现被害人段某、杨某、罗某在深圳市龙岗区龙岗镇龙东村美琳发廊洗头,使告诉唐某。随后,唐某召集唐某友、罪犯罗某春(已判决)、蔡某、钟某、甘某等人,由绍毅、唐某友各持一把改制的钢珠手枪,蔡某、钟某、甘某等六人各持刀具到龙东村美琳发廊找到段某、杨某、罗某。唐某友持枪朝段某腿部开一枪后,唐某、唐某友、罗某春、蔡某、钟某、甘某等八人将段某、杨某劫持至爱联蒲排村(罗某从发廊下楼后逃脱)。段某先后被唐某友、唐某等人霄钶珠手枪击中左侧腹、胸部、头部,并被罗某春、蔡某、钟某、甘某等人用刀砍杀。段某当场死亡(经鉴定,段某:他人用防暴钢珠枪击中头部和胸部,导致失血性休克并颅脑损伤而死亡)。杨某欲逃跑,被甘某追上。后杨某被唐某、蔡某、钟某、甘某等人用枪击中头部、全身多处被刀砍伤后昏迷倒地。唐某等八人认为杨某已死,便逃离现场。杨某被群众发后送医院抢救脱险,随后跑回四川老家躲藏。杨某因此事左眼致盲(经鉴定,为重伤贰级)。

本院认为,被告人蔡某、钟某、甘某无视国法,故意杀人致一人死亡、一人重伤,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二条的规定,提起公诉,请依法判处。甘某家属委托刘信平律师作为甘某的辩护人。

律师辩护意见

一、本案缺乏能够认定甘某实施犯罪的客观证据。

二、侦查机关诱导蔡某做虚假陈述,其供述为非法证据。其他犯罪嫌疑人及被告供述不仅前后不一,而且相互之间存在诸多矛盾,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三、杨某陈述前后矛盾,其陈述与其他犯罪嫌疑人及被告供述也不吻合。

四、关于被告及杨某对甘某的辨认

(一)1995年 案发后被告唐绍林、唐某勇和罗某春均没有对甘某进行辨认

1995年案发后,由于种种原因唐绍林、唐某勇和罗某春没有对甘某进行辨认。

(二)2017年罗某春对甘某20年前照片的辨认是否有效值得怀疑

2017年年前罗某春欲找甘某要一些钱未果后,到侦查机关揭发检举甘某是同案犯。由于几天以前见过甘某因此他对甘某的容貌已经记住了。加上甘某现在容貌与20年以前没多大变化,罗某春能辨认出甘某并不奇怪。但这种情况下的辨认,显然带有感情色彩。而且案卷中缺乏罗某春对甘某现在照片的辨认,不能形成证据链。

(三)杨某辨认甘某前后矛盾

2017年2月20日辨认中杨某称:辨认出23号男子(钟某),但没有辨认出2号男子(高飞)(见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126页)。但在过了五个月,2017年7月15日辨认中杨某称:二号男子就是押着我和开枪打我的(见补充侦查工作第一分册,第16页)。

普通人的记忆,一般来说时间越接近,记忆越强,但杨某五个月前无法辨认出甘某,过了五个月后突然辨认出甘某,杨某辨认前后不同,无疑有受人诱导之嫌。

显然侦查机关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1998年5月14日公安部令第35号发布)第二百四十九条之规定(“辨认时,应当将辨认对象混杂在其他对象中,不得给辨认人任何暗示。”)   

五.钟某否认甘某在现场。

六、    2017年年前罗某春与甘某见面时,没有谈到1995年4月8杀人案的细节。

七、    关于作案时间

据甘某回忆,1989年来东莞望牛墩极富玩具厂打过工1994年就离开东莞回老家了。1999年去温州打工,1994年至1999年之间都在老家务农(见甘某询问笔录,补充侦查工作卷第二分册,第12页)。其母亲也证实,他是在结婚后去广东打工,婚前在老家帮她干农活(见补充侦查工作第一分册,第9页)。而甘某是在1997年结婚的,可见甘某是在1997年以后去广东的。而1995年1月份参与抢劫事件也能证明甘某1995年1月份期间在四川(见四川省达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没有在广东。因此案发时甘某没有作案时间。

八、退一步说如认定甘某实施犯罪行为,甘某没有逃避侦查或者审判,追诉时效已过,依法不应被追诉

(一)1979年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

第七十六条: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第七十七条 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二)1997年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

第八十七条  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第八十八条  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三)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法时间效力规定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1997〕5号

(1997年9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937次会议通过)

为正确适用刑法,现就人民法院1997年10月1日以后审理的刑事案件,具体适用修订前的刑法或者修订后的刑法的有关问题规定如下:

第一条 对于行为人1997年9月30日以前实施的犯罪行为,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行为人逃避侦查或者审判,超过追诉期限或者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超过追诉期限的,是否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适用修订前的刑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

(四)公安部的批复

《公安部关于刑事追诉期限有关问题的批复》(公复字[ 2000] 11号,20001025)根据从旧兼从轻原则,对1997年9月30日以前实施的犯罪行为,追诉期限问题应当适用1979年刑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即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由此可见,1979年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对犯罪嫌疑人来说更为宽松,即只有在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才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而1997年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对犯罪嫌疑人来说更为严苛。

众所周知,我国的刑事强制措施包括:拘传、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五种。即便甘某最后认定有事实犯罪行为,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而且甘某没有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甘某一直都在使用“甘某”这个名字,从没有人来找过他。他在1994年至1999年也没有离开过达县,其中1995年1月份参与抢劫事件,1995年和1996年谈恋爱,1997年生下大儿子后,又生了两个双胞胎女儿。1998年因抢劫罪被抓呆在看守所,1999年被判刑。可见,他实际上没有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情况,不应当受追诉。

而且当时公安机关并没有对其发布通缉令,只是发布“协查通告”(见补充侦查工作第三分册,第101页)。而“协查通告”并不等于“通缉令”。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1998年5月14日公安部令第35号发布)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2012年12月13日发布)的规定都是相同的。以前者为例对通缉令要求是:

第二百五十二条 应当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如果在逃,公安机关可以发布通缉令,采取有效措施,追捕归案。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在自己管辖的地区以内,可以直接发布通缉令;超出自己管辖的地区,应当报请有权决定的上级公安机关发布。

通缉令发送范围,由签发通缉令的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

第二百五十八条 通缉令、悬赏通告可以通过广播、电视、报刊、计算机网络等媒体发布。

由此可见“协查通告”并不符合“通缉令”的要求。

     九.即便要追诉也必须符合相关条件。

 

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

2019年4月28日公诉机关作出不起诉决定,认定:被不起诉人甘某涉嫌故意杀人罪一案,由深圳市公安局龙岗分局侦查终结,该局于2017年5月12日向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深圳市龙岗区人民检察院于2017年5月19日报送本院审查起诉。本院受理后,分别于2017年6月29日、2017年8月23日退回侦查机关补充侦查,侦查机关分别于2017年7月26日、2017年9月22日补查重报。本院于2017年10月27日以深检刑诉(2017) 859号起诉书向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本院于2019年4月16日对甘某撤回起诉,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9年4月17日裁定准许本院对甘某撤回起诉。经审查,本院认为,本案犯罪时间发生于1995年4月8日,侦查机关对被不起诉人甘某采取强制措施的日期为2017年2月8日。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79年制订)第七十六条规定,对甘某已超过追诉期限。鉴于甘某已向被害人支付了赔偿金并取得被害人谅解,且其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及作用相对较轻,故对甘某已无追诉必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十六条、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决定对甘某不起诉。

 

法院裁定

2019年4月17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书,认定: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深检刑诉【2017】85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蔡某、钟某、甘某犯故意杀人罪,向本院提起公诉。

本院受理后,在诉讼过程中,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4月16日向本院递交了深检撤诉[2019]5、6号撤回起诉决定书,以案已过追诉期限,被告人蔡某、甘某家属已代其向被害人给予赔偿并取得被害人谅解,追诉已无必要为由,决定撤回对被告人蔡某的起诉。法院认为,公诉机关以本案已过追诉期限,蔡某、甘某家属已代其向被害人给予赔偿并取得被害人谅解,追诉已无必要为由,撤回起诉,符合法律规定。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四十二条的规定,裁定下:准许广东省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深检撤诉[2019]6号撤回起诉决定书撤回对于被告人甘某的起诉。

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受被告甘某家人的委托,本律师担任甘某的辩护人。经过庭审,现就蔡某、钟某、甘某涉嫌故意杀人案,发表以下辩护意见,供合议庭参考。

一、本案缺乏能够认定甘某实施犯罪的客观证据

检察机关认定:唐某召集唐某友、罪犯罗某春(已判决)、蔡某、钟某、甘某等人,由唐某、唐某友各持一把改制的钢珠手枪,蔡某、钟某、甘某等六人各持刀具到龙东村美琳发廊找到段某、杨某、罗双轮。……段某先后被唐某友、唐某等用钢珠手枪击中左侧腹、胸部、头部,并被罗某春、蔡某、钟某、甘某等人用刀砍杀。段某当场死亡(经鉴定,段某他人用防暴钢珠枪击中头部和胸部,导致失血性休克并颅脑损伤而死亡)。杨某欲逃跑,被甘某追上。后杨某被唐某、蔡某、钟某、甘某等人用枪击中头部、全身多处被刀砍伤后昏迷倒地。

(一)     认定甘某用枪击被害人的证据不足

1995年4月8日案发后,侦查机关并没有找到涉案枪支,“所以案中枪没有鉴定条件,也无法鉴定段某的三处枪伤是几把钢珠手枪发射击中”,更无法提取持枪人的指纹进行鉴定。(见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第五分册,第62页,“说明”)

(二)  认定甘某用刀砍被害人的证据不足

1995年4月8日案发后,侦查机关只是找到一只菜刀和刀柄一个,粘有血迹的白衬衣二件。由于疏忽,侦查机关没有做刀具鉴定、持刀人的指纹鉴定。现在该物证已经消失。

因此认定甘某持有刀具及钢珠手枪的依据不足。

二、侦查机关诱导蔡某做虚假陈述,其供述为非法证据。其他犯罪嫌疑人及被告供述不仅前后不一,而且相互之间存在诸多矛盾,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一)侦查机关诱导蔡某做虚假陈述,其供述为非法证据

庭审中,蔡某承认有关甘某在作案现场的讯问笔录都是讯问人员教他的,他按他们的指示供述,并非他的意思。侦查机关诱导蔡某做虚假陈述(甘某在犯罪现场),其供述为非法证据,应当予以排除,依法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二)钟某在庭审中明确表示案发后才认识甘某的

钟某在庭审中明确表示案发后才认识甘某的,以前与甘某根本就不认识,这就排除了甘某在案发现场的可能性。这也与他到案后的供述相吻合(以下详述)。

(三)唐某1996年12月12日讯问笔录

问:有无参加对林波、杨某的故意杀人?

答:有。

问:带何工具?

答:带刀与枪。是罗某春带的。

问:枪是谁的?

答:两把枪均是罗某春的。是小口径枪。

问:你带何工具?

答:我没带工具,唐某勇也没带工具,是在发廊时罗某春拿一支枪给唐某勇。

问:罗某春和唐某勇指控你拿枪射击被害人?

答:我没有,是钟某与罗某春拿枪射死林波的。后来罗某春又拿刀砍林某、杨某。接着罗某春提议把林波搞死我还制止。但唐某勇就拿抢射击林波。林波的朋友逃跑,罗某春拿枪射击林波的朋友,后来又用刀砍林波。(见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第五分册,第86页-87页)。

   (四)唐某勇1995年5月3日讯问笔录

唐某对那个人(指杨某)开了几枪,打了10多分钟,那个人到在地下不动了。我就往回走。走了十米远,“大坤”(指罗某春)又倒回去拿枪朝那个人头部开了两枪。之后我们又上了高速公路(见侦查卷宗,证据材料第五分册,第332页)。

  )其他被告在法庭的供述(1996年11月14日)

1.唐某供述,1996年11月14日审判笔录

唐某说:罗某春说要搞死他们,钟兵朝林波开了一枪,罗某春又朝他开了一枪。罗某春又拿刀砍林波,后钟兵又朝他开了几枪。唐某勇也开了枪。我没动手。我们打林波时杨某逃跑…,后钟兵、罗某春开枪打了杨某。

问:把两人打到后干什么?

答:大家就走了,然后我们走到路边时,罗某春又跑回现场,不知他去看谁(见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第五分册,总第95页-96页,审判笔录第5-6页)。

2. 唐某勇供述,1996年11月14日审判笔录

唐某勇说:罗某春拿枪打了林波一枪,打了林波的朋友一或二枪。(见刑事侦查卷宗,证据材料第五分册,总第106页,审判笔录第16页)

三、杨某陈述前后矛盾,其陈述与其他犯罪嫌疑人及被告供述也不吻合

杨某陈述:“勇儿”用枪抵住段某,我和段某被押到山上去。段某被四五个人押着。我被三个人押着。“勇儿”说砍,有人就砍了段某后脖。二号男子还是押着我。“勇儿”开枪了,段某中了好几枪。然后脖子被砍后就倒地了。二号男子就押着我问“勇儿”(指我)怎么办,“勇儿”说砍。二号男子就松手,我说这不关我的事。我就逃跑。跑了二十多米我不知道被谁拽住裤脚,向前摔倒。我马上转过身用左手挡住我的太阳穴,我的左手就被砍,身上脚上脖子都被砍了。我身上也中了三枪,我就倒地装死。然后有人就拨开我的左手说一句:怎么这一枪没打响。我听到他还扣了一次扳机。我听到扳机声。我还听到其他脚步声都跑了。二号男子是最后一个人跑的。因为当时我是装死的,但是我对这声音特别深刻。二号男子从发廊押着我到押的路上,他都跟我说,不关我的事,兄弟没你的事。后来我装死的时候,有人动我的手,说怎么这一枪没打响。我听到他还扣了一下扳机。他才跑了,也是最后一个跑的,所以我听到这声音就是二号男子,我一直忘不了他的声音。(见补充侦查工作第一分册,第6-7页)。

以上陈述有几个疑点:

(一)事情经过22年,杨某仅根据照片就能清晰地回忆二号男子(即甘某)的声音,不太可信。

(二)杨某的陈述与上述唐绍林、唐某勇、罗某春的供述有矛盾。

唐绍林供述称罗某春是最后一个离开的。他说:“然后我们走到路边时,罗某春又跑回现场,不知他去看谁”(见侦查卷宗,证据材料第五分册,第95-96页)。

唐某勇说,“走了十米远,‘大坤’(指罗某春)又倒回去拿枪朝那个人头部开了两枪。之后我们又上了高速公路”(见侦查卷宗,证据材料第五分册,第332页)。

(三)没有其他被告或犯罪嫌疑人供述甘某跑回头向杨某开枪。

四、关于被告及杨某对甘某的辨认

(一)1995年 案发后被告唐绍林、唐某勇和罗某春均没有对甘某进行辨认

1995年案发后,由于种种原因唐绍林、唐某勇和罗某春没有对甘某进行辨认。

(二)2017年罗某春对甘某20年前照片的辨认是否有效值得怀疑

2017年年前罗某春欲找甘某要一些钱未果后,到侦查机关揭发检举甘某是同案犯。由于几天以前见过甘某因此他对甘某的容貌已经记住了。加上甘某现在容貌与20年以前没多大变化,罗某春能辨认出甘某并不奇怪。但这种情况下的辨认,显然带有感情色彩。而且案卷中缺乏罗某春对甘某现在照片的辨认,不能形成证据链。

(三)杨某辨认甘某前后矛盾

2017年2月20日辨认中杨某称:辨认出23号男子(钟某),但没有辨认出2号男子(高飞)(见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126页)。但在过了五个月,2017年7月15日辨认中杨某称:二号男子就是押着我和开枪打我的(见补充侦查工作第一分册,第16页)。

普通人的记忆,一般来说时间越接近,记忆越强,但杨某五个月前无法辨认出甘某,过了五个月后突然辨认出甘某,杨某辨认前后不同,无疑有受人诱导之嫌。

显然侦查机关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1998年5月14日公安部令第35号发布)第二百四十九条之规定(“辨认时,应当将辨认对象混杂在其他对象中,不得给辨认人任何暗示。”)。

五.钟某否认甘某在现场

(一)钟某讯问笔录,2017年2月9日

问:有个叫甘某的,在不在场?

答:我真的记不得了(见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50页)。

(二)钟某讯问笔录,2017年2月15日

问:你是否认识甘某,甘某有无在场?

答:我不清楚(见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55页)。

(三)钟某讯问笔录,2017年2月28日

问:甘某和何某和当年的案件有关吗?

答,我不清楚(见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55页)。

(四)钟某讯问笔录,2017年3月7日

问:甘某当时在不在现场。

答,我不清楚,他在不在场。我和甘某不熟。我真正认识甘某就是在年前在老家和罗某春一起吃饭时。罗某春介绍的(见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60页)。

……

问:当时甘某有无在现场?

答:我不清楚他有无在现场(见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61页)。

(五) 钟某讯问笔录,2017年9月5日

问:你在极富玩具厂上班的时候,认识蔡某和甘某吗?

答:不认识,大家之间都不认识。

问:那你是什么时候认识蔡某和甘某?

答:蔡某我是1995年案发时前一天才认识的,当时我是去龙岗认识的,甘某我就没有什么印象。甘某我记得是1995年案发之后我在东莞望牛墩见过一次甘某,当时是蔡某介绍认识甘某的(见补充侦查工作卷第二分册,第18页)。

综上,显而易见,钟某一直没有甘某在犯罪现场的供述。

  • 2017年年前罗某春与甘某见面时,没有谈到1995年4月8杀人案的细节

2017年年前罗某春与蔡某、钟某、甘某见面吃饭时罗某春并没有明确谈到1995年4月8杀人案的细节,罗某春说: 命案的经过我们没有说,因为大家心理都知道说了没意思(见罗某春2017年2月7日讯问笔录,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97 页)。而且甘某当时并没有接话(见:蔡某2017年2月28日讯问笔录,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39页。钟某2017年2月28日讯问笔录,证据材料卷第一分册,第57页。)。

  • 关于作案时间

据甘某回忆,1989年来东莞望牛墩极富玩具厂打过工1994年就离开东莞回老家了。1999年去温州打工,1994年至1999年之间都在老家务农(见甘某询问笔录,补充侦查工作卷第二分册,第12页)。其母亲也证实,他是在结婚后去广东打工,婚前在老家帮她干农活(见补充侦查工作第一分册,第9页)。而甘某是在1997年结婚的,可见甘某是在1997年以后去广东的。而1995年1月份参与抢劫事件也能证明甘某1995年1月份期间在四川(见四川省达县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没有在广东。因此案发时甘某没有作案时间。

八、退一步说如认定甘某实施犯罪行为,甘某没有逃避侦查或者审判,追诉时效已过,依法不应被追诉

(一)1979年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

第七十六条: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第七十七条 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二)1997年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

第八十七条  犯罪经过下列期限不再追诉:……(四)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经过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以后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第八十八条  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三)最高人民法院的相关司法解释规定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刑法时间效力规定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1997〕5号

(1997年9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937次会议通过)

为正确适用刑法,现就人民法院1997年10月1日以后审理的刑事案件,具体适用修订前的刑法或者修订后的刑法的有关问题规定如下:

第一条 对于行为人1997年9月30日以前实施的犯罪行为,在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立案侦查或者在人民法院受理案件以后,行为人逃避侦查或者审判,超过追诉期限或者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应当立案而不予立案,超过追诉期限的,是否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适用修订前的刑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

(四)公安部的批复

《公安部关于刑事追诉期限有关问题的批复》(公复字[ 2000] 11号,20001025)根据从旧兼从轻原则,对1997年9月30日以前实施的犯罪行为,追诉期限问题应当适用1979年刑法第七十七条的规定,即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

由此可见,1979年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对犯罪嫌疑人来说更为宽松,即只有在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才不受追诉期限的限制。而1997年刑法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对犯罪嫌疑人来说更为严苛。

众所周知,我国的刑事强制措施包括:拘传、取保候审、监视居住、拘留、逮捕五种。即便甘某最后认定有事实犯罪行为,但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没有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而且甘某没有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甘某一直都在使用“甘某”这个名字,从没有人来找过他。他在1994年至1999年也没有离开过达县,其中1995年1月份参与抢劫事件,1995年和1996年谈恋爱,1997年生下大儿子后,又生了两个双胞胎女儿。1998年因抢劫罪被抓呆在看守所,1999年被判刑。可见,他实际上没有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情况,不应当受追诉。

而且当时公安机关并没有对其发布通缉令,只是发布“协查通告”(见补充侦查工作第三分册,第101页)。而“协查通告”并不等于“通缉令”。根据《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1998年5月14日公安部令第35号发布)以及《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 (2012年12月13日发布)的规定都是相同的。以前者为例对通缉令要求是:

第二百五十二条 应当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如果在逃,公安机关可以发布通缉令,采取有效措施,追捕归案。县级以上公安机关在自己管辖的地区以内,可以直接发布通缉令;超出自己管辖的地区,应当报请有权决定的上级公安机关发布。通缉令发送范围,由签发通缉令的公安机关负责人决定。

第二百五十八条 通缉令、悬赏通告可以通过广播、电视、报刊、计算机网络等媒体发布。

由此可见“协查通告”并不符合“通缉令”的要求。

     九.即便要追诉也必须符合相关条件

请看《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核准追诉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2012年8月2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一届检察委员会第七十七次会议通过)之相关规定:

   第二条 办理核准追诉案件应当严格依法、从严控制。

   第三条 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犯罪,已过二十年追诉期限的,不再追诉。如果认为必须追诉的,须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

  第四条 未经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不得对案件提起公诉。

  第五条 报请核准追诉的案件应当同时符合下列条件:

   (一)有证据证明存在犯罪事实,且犯罪事实是犯罪嫌疑人实施的;

   (二)涉嫌犯罪的行为应当适用的法定量刑幅度的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的;

   (三)涉嫌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后果特别严重,虽然已过二十年追诉期限,但社会危害性和影响依然存在,不追诉会严重影响社会稳定或者产生其他严重后果,而必须追诉的;

   (四)犯罪嫌疑人能够及时到案接受追诉的。

     综上所述,本案没有经过最高人民检察院核准提起公诉,不符合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上述规定,也违反了1979年刑法第七十六条以及七十七条之规定。

本辩护人认为甘某在老家老实本分(见与甘某一起长大的村主任高某回忆甘某“老实本分”,见高某2017年7月14日询问笔录,补充侦查第一分册第11-12页),人缘较好。22年前甘某没有实施犯罪,即便最后被认定实施犯罪,由于没有在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以后逃避侦查或者审判的,对其追诉时效已过,不应被追诉。另外,恳请贵院根据1979年刑法第七十六条以及七十七条之规定,本着刑法谦抑性的理念,依法对甘某不予追诉。

                                甘某辩护人:刘信平律师

                                         2017年12月6日

 

列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   ·深圳房地产专业律师网

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上步南路上步大厦15F-G  邮编:518031 电话:13602682453
 电子邮箱: 1016991963@qq.com Copyright©2005 www.lawgd.com
刘信平版权所有 粤ICP备09163332号
本网站部分文章转载自其它媒体,旨在传播更多信息,以利于普及法律知识。如您的文章不希望被转载,请联系本网站,我们将及时予以更正。